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ndefined

For imagination,for science,for justice.

 
 
 

日志

 
 

[Nigh]雨后  

2010-06-19 17:0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雨过后,是一样的夜凉如水。月明星稀,残云竞逐。

做完笔录的我不知所以地拖着沉重的躯体游荡在鬼影幢幢的校园里,像个幽魂,却脸带笑意。每一次倒霉我都会笑,错过火车时,手机被偷时,不知道我在笑什么,是笑我自己像个傻逼一样还是笑这个世界太愚蠢,还是笑从来不公的世道。在那几分钟的时间里,我曾一度拒绝相信现实,因为我实在无法相信悲剧每次都会在最不该发生的时候发生,我实在无法接受命运每次都要在我最最低落的时候落井下石。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我无法承受接二连三络绎不绝的精确打击了,我已经不是初二的那个我了,已经永远不会是当初那个真正一无所有的我了。但那时的我不会消失,因为我承诺过不让他消失,因为我爱他,而他也爱我。

木头做成了船还可以拆散,但米煮成了饭就再也变不回米了。既然事已至此,我就得做好挨骂的觉悟了。命运总是会毫不吝啬地在我跌倒的时候再踹上我一脚。对此我并不怀疑。而我也不怀疑我乃父母亲生这个事实,但是我更不会怀疑在某些时候他们是顾及不了我的感受的,我怪不了他们,我怪不了任何人。这就是无奈啊。我会打电话告诉他们,他们会骂我个狗血淋头,这就是将要发生的事实。

而我之所以出去,是因为极度的低落,不然我是绝不会出去的。之所以低落呢,也不知道究竟是何种缘故,估计跟正在看的《万物生长》应该没什么关系,那样清新动人的文字,不大可能会跟“低落”这种邪恶的东西有染。也许跟昨晚看的《V For Vendetta》有点关系,也说不定。那是部很不错的片子。其实回想起来,我好像一直低落着,一直,一直的。我一直用着我一贯的克制压制着自己,这是初中养成的坏毛病,它让我做任何事情都会比常人要艰难,不管是好事、坏事、喜欢的、厌恶的,它总是会提出与我欲望相左的意见来与我自己抗衡。这大概是我追求平等的结果。

其实我是注意到了那个人的,但那时候我的脑子不知为什么就变得跟热恋中的男女一样呆傻蠢笨,等我怀疑起什么,早已是木成扁舟,谷成良炊了,即便华佗再世也是回天乏术了。

其实类似这样的事情我没事的时候常想,什么三千页即将成书的手稿在一场大火中付之一炬,五十年跑遍了各个大陆,冒着生命危险成就的绝世收藏一次地震便付诸东流,这些都是不亲历便很难明白的个人体验,我一直也只能是理论研究。因为人体的局限性,我们常常会把很多东西承载于外物之上,比如我们的记忆,比如我们的才华。但外物毕竟比人要脆弱得多,总有一天,它们会陨灭。曾经以为刻在石板上的不朽,还不是风化殆尽。我们的确留不住什么,无论是一首歌、一个故事,还是一段感情。我们曾以为记住了的,其实都将逝去,我们倾尽全力所保留的,都将逃不过凋零。

那么存在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是初二的我遗留的无解之题。然而,虽然五年过去了,我也不确信现在的我就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作出我自己的回答。存在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是个比问存在的意义有意思得多的问题。有这个问题在,一切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我不能否认,我的确丢失了一部分的存在,那千余首收藏的音乐,百余份乐谱,近百M的TXT,千余张摄影美术作品,这些都只是九牛一毛,总之吧,一共200来G的各种资料,相当庞大的量了,对于个人来说。而那些,终于不再属于我了。

我终于明白了人为什么会相爱。原来,人才是最好的承载自己的容器,至少,你跟他/她一样脆弱。

可惜啊,在我的有生之年恐怕是用不上这样的容器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