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ndefined

For imagination,for science,for justice.

 
 
 

日志

 
 

Nigh的梦日记-2  

2010-05-21 12:55:30|  分类: 梦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样子是我把生活逼疯了。
睡我下铺的那个家伙已经整整一周没露面了。
连续下了快10天的雨,宿舍里弥漫着腐烂的味道。
宿舍里剩下的6个人(包括我)突然间也好像冷漠了(宿舍一共7人),都不怎么说话,看人的眼神也怪怪的。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宿舍里弥漫着腐烂的味道。
我晚上做梦,骤醒,便起身下床,不料竟碰倒了啤酒瓶子。
突然间,我感觉黑暗里有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我。
我又挪了一步,竟又碰倒了什么东西,到底搞什么飞机,怎么地上这么多东西。
我不得已,开了灯。
OMG!我嘞个嚓,地板上到处都是倒放的啤酒瓶,空的塑料瓶,不锈钢的杯子。更可怕的是,剩下的5个人现在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弄得我浑身都不舒服。
没办法,我故作镇定,迈着僵硬的步子前往盥洗室。
回来后,我很快就睡着了,没做噩梦。
但他们,也许大概可能一夜未眠。

翌日下午,我一个人有课,回宿舍较迟。
在宿舍门口,我刚准备敲门,却依稀听到了他们的交谈声。
“他已经要准备开始行动了,我们如果不做掉他,他就会一个一个做掉我们了……”
我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敲了敲门,屋子里的谈话瞬间就终止了。
脚步声渐近,门开了。

入夜,人定,熄灯前,我跟往常一样,早早就上了床,却难以入睡。
熄灯前,我注意到,今天没有跟昨天(或者往常,因为我晚上一般不起了)一样在地板上放置那些物品。我可能危险了。
丑时一刻,我忽然听见谁的床上有轻微的动静。很轻很轻,但在这无比寂静的夜里,再轻的响动也是无与伦比的清晰。
紧接着,一只手攀上了我床侧的舷梯,我努力的思考对策,但迟钝的大脑仿佛不听使唤似的,根本无法进行任何思考。
灯的开关就在我床头,我伸脚踢了过去,成功了,灯亮了。

爬在我床边的那个人嘴里衔着大概十几张保鲜膜,剩下的4个人都在床边。
既然都知道了,也没有必要掩饰了。
他直接把我从床上摔到地上,剩下的4个人分别按住了我的手和脚,保鲜膜一张一张的死死贴住了我的脸,我不住的挣扎,按住我手脚的人貌似有点害怕,用力小了点。我挣扎的幅度更大了。
使保鲜膜的人察觉了这点,他对他们说:“要是他不是凶手,早睡着了,怎么可能这时辰还这么警觉,我们做了他,为劣人报仇!”
我无法呼吸,也喊不出声音。
手脚没了力气,大脑嗡嗡的,视界越来越暗。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