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ndefined

For imagination,for science,for justice.

 
 
 

日志

 
 

我们大一,未完待续...(Finished)  

2009-10-25 10:24: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大一,未完待续

 

是时候该写写现在了,被称为大一的现在。

大一,对于许许多多的人来说,它是惨烈战争硝烟散尽后的乐土,他们可以在其中尽情的嬉戏、放肆的放纵。虽也多呼无聊,倒也自得其乐。他们的生活仿佛照着计划有条不紊的缓慢运行着。也许吧。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许还会认为他们的生活就会这样按照这个可悲的计划一直、一直的运行下去,直到程序终止。他们中的一些也许还可以真的完整的执行这个可悲的计划,但是,这一些人中的一些已经没几个人了。

而大多数的人则会发现生活中充满了可怕的意外,要制订一个可以长期执行的计划显然和预测几粒花粉粒的布朗运动一样困难,或许更难。

从建国到现在,总是不乏多事之人妄图设计他人的生活,设置他人的理想,当然,对于那些甘愿被设置,或者因为太过麻木而不知道被设置为何物的人来说,那也许是在帮他们也说不定。但是,对于我来说,与其做一个被设置的人,还不如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也许是我眼拙,在我这个大一新生所能见到的圈子范围里,娱乐氛围厚重得遮蔽了一切,难道他们的人文精神跟科学精神都被狗吃了么,只剩下强大的娱乐精神独揽大权。这正应了雍正年间,官至两湖总督的陈宏谋所言“每见读书之人,与未读书者无以异……竟似人不为科第,则无取乎读书;读书已得科第,则此书可以无用矣”。尽管过去了这么久,光阴流转又流转,春秋变换又变换,但恶俗还是以惊人的生命力在茁壮成长着,丝毫不随流年而衰老。

说到读书,我一室友就说他实在是读不完那么多的字,一本书最多能读个四分之一就再也读不下去了。他在我心中的品阶就因为这个而一下降低了大半。一个连文字阅读都做不好的人,也必然很难从其他形式的阅读中悟得作者作品所呈现的核心及其外延。这个时代,只要经济状况有个平均水平左右的都在不停地进行影像和声音的阅读,比如动漫、电影、音乐之类云云,人人都在阅读。但是他们所获得的东西又有多少呢?

本来影像和声音的阅读时相当好的阅读形式,既可放松身心,又能获得大量的阅读产物。但是我真的很难想象连文字阅读都做不好的人能够在影像,这个高密度的资源库中挖掘出什么来。这就是我们教育的问题了,高考之前的教育只想着把他们的学生弄进大学就可以了,完全不管其他,什么“教育”,根本就是“高考培训”。

海量的资源,微乎其微的开采量,这样庞大的反差所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空虚。无比微小的开采量会让他们天真的以为这就是全部的储量了。再者,又由于我们人类是以非常相同的方式来阅读影像和我们所处的这个奇妙的世界的,这就不言而喻的不幸导致了他们对世界资源储量的错误估计。原来一共也就这么点东西。于是乎,虚从空中来,空虚的他们便开始玩游戏解闷。

提到游戏,就不能不提出我在理解游戏时常用的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成长。在现有的线上游戏中,主要是通过成长的过程来使人获得娱乐效果的。而成长的模式又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以虚拟角色的成长为主,一种是以我们自然人的成长为主。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也就是说,在前者中,能力主要是表现在虚拟的角色身上,而在后者中,能力主要是表现在我们自然人的身上。比如,我随便举了,WOW吧,两个操作差不多的人,分别给他们一20级账号跟一60级账号,两人相斗后者必胜吧,这个不会有人有异议吧。而且,即便是把前者的操作再提高许多也不见得能赢。这样的话,我觉得在游戏中,人本位的理念就被淡化了。比之于war3,就差多了。在后者中游戏只是一个平台,一个供真实的自然人对抗的介质,它的主体还是人,而不仅仅只是数据。不像前者,完全是两个虚拟的角色借着两个自然人之手在进行对抗,数据反客为主,如此本末倒置,我个人实在是不甚赞赏(手拿板砖的别急着拍先,我当然知道有竞技意识的玩家可以在相对平等的条件下进行对抗,我说的只是这个模式)。在我们国家,很多打着竞技旗号的网络游戏也是越来越没有竞技精神了,玩家总是可以通过使用我们现实的货币来获得高于其他玩家的特权(比如跑跑卡丁车中的车就是),这样的话,就已经不是严格的竞技了,平等性已经失去了。

其实很多我们引进的游戏在国外是完全免费的,由于在引进时,调查机构所得出的结果,说我们的玩家愿意在某些项目上付费,于是,那些项目就成为付费的了。这应该是我们玩家的问题了。

偶有空闲,巨无聊,便翻看从前文字,甚多谶语,从前写下的心情竟也延续到了现在,“再也不愿意过这种被别人设置的生活了,我要去找一个荒无人烟的海滩,在海滩上建一所小房子,在这所小房子里慢慢老去”,高三的我这样写到。其实现在的我又何尝不想呢。一场高考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变什么,自由的人依然自由,被设置的还是被设置着。我终于对《论,巨大的黑夜》中那句曾让我落泪的句子有了更深的体会,“只这彼天的暖,暖不了这里的云,那瓷碗里的糖化不进木勺里的苦”,我应该更早就明白的,巨大的黑夜不止中国这么大,也不只十二年这么长。

其实我又是喜欢黑夜的,我曾说过我是黑夜的孩子,我喜欢黑夜的黑暗,暗得仿佛看不清一切,只有在这个时候,自身的存在感才会如此清晰而强烈,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感受到那些被白昼忽略的心情,那些真正属于你自己的心情,这是史铁生的黑夜,也是我的黑夜。

Do something,do something,do something!我不停地喃喃自语,告诫自己要做事情,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像我现在这样在上课的时候写字算不算是在做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做的事情是不是会让我离我的彼岸更近。经过一场高考,我什么都不敢相信了,也许我所做的一切,都像是迷迷糊糊撞上了蜘蛛网的小蚊子的挣扎一样,都是徒劳。我想起了高三时我和Reison之间打趣的嘲讽,每当对方在赶作业的时候,我们就会屁颠过去,幽幽地丢一句“不要挣扎了,再挣扎都是没用的……”,是嘲笑我们自己,也是嘲笑我们的高三,可如今再看我和他的处境,竟也一语成谶。那时,我总以为通过了高考便有时间可以博览群书,通古今之辨,成一家之言。哪知如今学通信的我,即便是有时间也会捧着本物流管理、酒店管理云云一口口的啃。大概这就是生存吧。

生存以上生活以下,我们总是在其中挣扎,大家都想挣扎到那遥远的彼岸去,那个仿佛永远也到达不了的彼岸。可是,你以为生活真的是在生存以上么?很多很多作家、画家、音乐人乃至搞科研的,他们穷困潦倒得不成样子,但他们的生活却令多少人嫉妒?

也许人各有志,人各有异,大多数人都不敢苟同鄙人的屁话,比如身在新加坡会跟我说making money is your duty to your family和laugh your head的小陶同学,我不赞成前者,我一点也不认为钱是很必要的东西,我们总有钱之外的办法来解决问题。不过他后面那句话还是很有意思的,笑你的头啊。

这位小陶同学是我的小学同学,小学四年同学。很不好意思地告诉大家,鄙人小学转了学,初中又转了学,高中也转了学,大学不知道会怎么样,现在大一还未完待续呢。我转学可不是因为闯了祸,不过从此也可以看出我内在的不安分。三次转学,每次都有我个人的意愿在里面,小学是因为父母做生意转移了,本来是打算要我在外婆家住的,由于我的意念,次年我也随之转学,虽然事实证明我的选择不怎么明智,那段悲惨的年华啊,但是没有从前的错,也就没有今日了。就这样读到初中。在当地又新建了一所初中后,我由于不满于前者的环境,就转了进去。然后被保送到了当地的重点高中,说到这个保送,又是一段惨绝人寰不忍回首的往事啊,不提了。虽说是被保送吧,我还是想办法考进了一所外地的重点高中,原因还是因为不满于前者的环境,我忍受不了喧嚣的氛围,我要的是安静。从那所高中开始,就比较安稳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这样不停的游走,是在逃避什么呢还是在追寻什么,天知道。

反正就是这样的转山转水转红尘,这么游走了几回,直接导致了我的同学数目极其庞大。现在,小学四年同学都混到世界各地去了另外两年的都不记得了,初中同学也只有在新学校的还有联系,如今也跟我的高中同学一样,各自散落天涯了。有道是: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我们的大一,未完待续。我们的人生也才刚刚开始,谁说不能让我们此生唯一自传\如同诗一般\无论多远未来\读来依然一字\一句\一篇\都灿烂。

情亦不可极,言亦不可尽,呼儿长跪缄此词,寄君千里遥相忆。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