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Undefined

For imagination,for science,for justice.

 
 
 

日志

 
 

看不见的城市  

2008-03-30 12:4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寒假作业。粘上来了。

 

 

看不见的城市

巴塞罗那,西班牙第二大城市,第一大工商城和港口。巴塞罗那东濒地中海,全城位于两座小山之间的狭长地带。面积91平方公里,人口175万。

巴塞罗那交通发达,工商业繁荣。该市同它周围的卫星城构成西班牙三大工业基地之一,是全国纺织、化工、医药、机械、造纸、汽车、工业中心,拥有大小工厂企业5千余家。巴塞罗那港是全国最大的综合性港口,年入港船只为8000艘,年吞吐量为2000万吨。巴塞罗那市有两所大学-巴塞罗那中央大学和自治大学,为西班牙东部地区文化、教育中心。巴塞罗那市城建规划讲究,市容整洁美观。城市以北的“美丽海岸”为西班牙四大旅游区之一。

巴塞罗那是个有着多种面貌的城市,虽然它的现代化程度很高,但同时又完整地保留了许多带有哥特风格的古老建筑,它们与高楼大厦交相辉映。身处巴塞罗那,你可能会在新兴城区的边缘看到格局凌乱的小巷子,也可能在古色古香的旧城区里忽然看到极具工业时代意味的烟囱,这些都是不足为怪的。

这样的一个城市,外表亮丽光华,令人神往。却很少有人知道城市繁华背后的创伤。这就是看不见的巴塞罗那。并不是所有人都看得到光华背后的悲伤。看不见的城市,才真正的令人神往。

我并不了解巴塞罗那,不了解看不见的巴塞罗那。古老的神圣家族大教堂,神秘的蒙洁伊克古城堡,你用眼睛就可以看到并了解。人们第一眼看到神圣家族大教堂,没有不被它深深吸引:高耸的尖塔,个性化的设计,数不胜数的象征意义的装饰。有人说它像沙滩上的城堡,也有人说这是“石头砌成的梦魇”,但没有人能否认:高迪的神圣家族大教堂独一无二。而神秘的蒙洁伊克古城堡坐落在蒙洁伊克山山顶,是巴塞罗那著名的历史古迹,其独特的五角星外形坐落在山顶,俯瞰着整个巴塞罗那历史的脉动。

一座城市的外表容易看清,但一座城市的文化却不是我们轻易就可以了解到的。它看不见,摸不着,却又似乎无处不在。就好像,好像空气一般。身在这城市,你无时无刻不感觉到它的存在,而它的存在的密度又如此之小,因为它包含于整座城市之中,每一部分都是其完整组成不可或缺的独特的一部分,从而使得想要充分的了解一个城市变得出乎意料的艰辛。

很多人在这座城市居住了一辈子,也不敢声称自己真正的了解了这座城市。看得见的城市容易了解,看不见的城市才是大家所不了解的。

有时候,我想,一座城市就像一个人。俗话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人也有看得见的部分和看不见的部分。就像,就像宇宙中的暗物质,这看不见的物质却占据了宇宙的大部分质量,那些光芒四射的,华丽的,绝美的恒星和星云却只占据了宇宙质量的很小一部分。人亦如此。人所看得见的部分只是一个完整的人的很小的一部分,您可以看见别人对着你微笑,向你打招呼,但是你绝对不会知道他其实正盯着您的钱包吧?

这样看来,也许,要真正的了解一个人就像要真正的了解一座城市、真正了解宇宙一样,暗物质、看不见的城市才是其核心,而看不见的人,才是主要的人吧。这正好解释了为什么暗物质和看不见的城市令人神往。正是人好奇的天性使然,正是因为它们看不见使然。

也许,有时候,中国文化的这种朦胧、含蓄,这种看不见,就是中国文化如此迷人的原因吧。中国的古典诗歌艺术便充盈着这种含蓄的美。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是唐代诗人元稹为其亡妻写的《离思》,以经典的词句,赞美了夫妻之间的恩爱,表达了对妻子的忠贞与怀念之情。其中,沧海之水,天下水之大也;巫山之云,天下云之美也。经历过沧海之水、看过巫山之云的人不再以其他地方的云水为美。元稹的妻子在他心中便如这沧海之水、巫山之云般,是世间任何其他的女子都无法比拟的。这足以说明他们夫妻之间感情的深广和美好的无与伦比与天下无双。

这首诗很美,因为它含蓄,因为它有许多看不见的东西需要我们去摸索。我就很喜欢这种含蓄的艺术。而很多的现代艺术已经没有这种美感了。不少艺术批评家和艺术史家已经开始深入讨论现代实数的问题甚至危机。现代艺术已经被阿兰·卡普洛的所谓“后艺术”取代。阿兰·卡普洛这样一些反现代主义的先锋派不仅公然主张艺术要紧密联系日常生活,而且,他们还采用最极端、最怪诞、最具渎神性的形式,传播着最具反价值性和批判性的内容。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自命为艺术家的皮埃洛·曼佐尼把自己拉的屎装在九十个罐头里,标上号码,作为艺术品展览出售。数年前,伦敦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用两万两千三百英镑的高价购买了其中的第六十八号罐头。人体污秽的排泄物变成现代艺术品,这既不是唯一、也不是最臭名昭著的例子。此外,把现成物品变成所谓艺术品,这在现代艺术里也是很常见的现象。杜桑把现成的自行车的把手和车轮拆开,就做成了他自己的作品。如此种种,种种。不禁使人丧失对艺术的信心,但我仍然相信,真正的艺术将超越所谓的“后艺术”所故意展示的丑。美的艺术最后会胜出。看不见的艺术,最后会胜出。因为艺术的美不在表面,不是光用眼睛就可以接收到的,否则,你家电脑上的摄像头也能欣赏我们的绘画作品了。

的确,有时候,我们忘了我们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我们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艺术作为一种审美的意识形态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从而已经不再具有艺术古典的审美价值。商业化的潮流不可阻挡的入侵到了世界的每个角落,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实用和功利的态度来看待艺术作品,这是历史的倒退,这是人类的悲哀。我们的社会好不容易才发展到能够不以直接的功利态度和实用态度来对待客体现象,才出现了比较成熟和纯粹的艺术,才出现了为了满足人们的艺术审美需求而创造的艺术,才出现了为了审美价值而存在的艺术,而现在。

也许他们明白,他们真正想要的,并不是创造审美价值,而是,把一些垃圾进行伪装,利用人们变态的猎奇心理,通过巨大的物质成就来获得一点起码的精神安慰罢了。真是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

真是巧合,想不到艺术也与城市差不多啊。看得见的辉煌,看不见的悲伤。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我们积极地探索那些看不见的部分,最后才发现那些我们曾经以为藏着宝藏的地方其实都是些不堪回首的过往。拂净历史的尘埃,让历史清晰的结果,也不过如此。既然是历史,就让它蒙上尘埃吧,历史就应该是历史。过去的事件我们已经无法改变了,未来又何其遥远,我们所能把握和享受的,也不过是当下手中的幸福罢了。我什么都不懂。我们的生命除了过去和未来,哪来的当下?精确的“现在”这个表述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人生有那么多种可能性,只尝试了一种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尝试的机会,有的甚至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旁的人早就给了他一条路,除了此路,他别无选择,他所能做的只是尽力在这条路上做到最好。他是迷惘的,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老作家斯泰因曾对海明威说:“你们都是迷惘的一代。”而海明威把这句话作为了他第一部长篇小说《太阳照常升起》的题词。的确啊,我们都是迷惘的一代,We all are The Lost Generation,我们都是失落的一代。

我没去过巴塞罗那,没有亲自探索过这座看不见的城市。但是萨丰做了,他在《风之影》中做了。萨丰曾说自己最爱探索城市的历史,巴塞罗那、巴黎和纽约成就了他对于一座城市的所有想象。打开《风之影》,就像在看一张巴塞罗那城市地图,其中有主人公最爱去的四只猫咖啡馆,它蜷缩在兰布拉大道附近的小巷内,是毕加索、达利经常出没的场所,因此可以买到“艺术家的灵药”苦艾酒;大教堂、海滩、哥伦布雕像、加泰罗尼亚广场,这些象征着巴塞罗那悠久历史的地标,也就是小说情节发生的场景,读到这些段落,巴塞罗那就会在脑海中温柔地浮现;而故事开头那引人入胜的“遗忘书之墓”,则隐藏在著名的兰布拉大道边某条小巷“因老旧和湿气而变黑的雕花木门”后……巴塞罗那的老城区,本身就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

书中的主人公达涅尔仅在一本随意抽取的书中就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他说,如果他能从一本随意拿取的书中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那么,在遗忘书之墓中的那片书海中,还有多少个未知的世界等待着他去发现啊。但是,他没有去尝试其他的书了,他知道,这本就是他真正想要的。也许,他读这本书只用了一个夜晚,也许,用了一生。

的确,没有人能够有时间去尝试完所有的书,你只能随意地选择一本,然后尽一生之力来读它。

---NiGH

 

 

请尊重作者,如需引用请注明来源。特此声明,如有违反,本人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